澳门百老汇

首页  >   明末“进士坊”388年保存完好 坊主邢祚昌故土情深

明末“进士坊”388年保存完好 坊主邢祚昌故土情深

2019-03-11 李佳飞 黄良策 来源:海南日报

明末“进士坊”388年保存完好

坊主邢祚昌故土情深

经过修缮的邢祚昌进士牌坊背面。 李佳飞 摄

邢祚昌的笔迹“报德祠”。 李佳飞 翻拍

邢祚昌修建的下路桥遗址。 邢越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李佳飞 特约记者 黄良策

  今年初,海南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组织开展第四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申报工作,文昌市潭牛镇一座建于明代崇祯年间的进士牌坊入列推荐名单。这究竟是因何人何事而立的牌坊?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故事?海南日报记者近日探访潭牛镇仕陶村获悉,距今已有388年的邢祚昌牌坊仍保存完好,是邢氏崇德重教之风代代传承的见证。

  古牌坊矗立乡村

  从海口出发,沿海文高速行至潭牛互通下来,按导航驶入县道,很快就能看到仕陶村路口的门墙标识,瓷砖贴面的墙上刻着藏头联:“仕子文章书锦绣,陶成礼义作家风。”不用向村民打听就知道,这里就是仕陶村了。

  一条硬化村道穿过门墙,通往绿树环绕的村庄,槟榔林、青皮竹林、椰树林相间植于道路两旁,散落的民居在林间隐约可见。行车不到10分钟,眼前便出现一片开阔的田洋,嫩绿的禾苗沐浴着阳光,一座全石结构的古牌坊面田洋而立,格外醒目。

  “这就是邢祚昌牌坊!”见到来访者,仕陶村村民、邢氏后人邢福浓高兴地介绍。

  据《文昌县文物志》记载,进士坊,古时又称“风宪坊”,修建于崇祯四年(1631年)。牌坊整体高6米、宽8米,全石结构,前后使用护掌,柱间有横梁,梁下有石雕神兽和如意云头,隔扇明面刻有四块凸形的“渔船”“牌坊”“万福”“架鼓”图案,惟妙惟肖。正中额石上的石牌匾,正背面分别刻有“恩荣”“玉音”,坊额两面刻有斗大的“进士”二字。

  前些年,由于多年风吹雨打,古牌坊曾有部分石板塌落,为防牌坊损毁,邢福浓与几位村民代表一起,于2004年4月向文昌市政府呈上一份《关于修复保护“进士坊”文物的报告》,恳请政府和文物保护部门采取相应保护措施。2015年,文昌市政府相关部门筹措资金,对牌坊进行修缮。

  如今,呈现于世人眼前的是经修缮后的牌坊,保存完好,坊额刻字刷上了鲜艳的红漆,字迹依稀可辨。

  百姓感念邢祚昌

  牌坊的背后,原是邢祚昌故居,可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已经损毁,如今只剩下几块古时庭院石柱根部的础石散落在牌坊小广场边。为纪念先辈,2015年,在修缮牌坊的同时,邢氏后人集资在故居旧址重新修建了一栋瓦房,作为纪念馆。

  据《邢氏族谱》记载,邢祚昌,字鼎如,号天泽,就出生于仕陶村,考中进士后入朝为官,先后任奉新知县、太湖知县、南京大理寺部事、刑部主事、刑部员外郎、安德知府、广西副使分守苍梧道、广西布政司右参政、广西布政使等职。他是明朝晚期一个很有影响力的海南籍历史人物。

  崇祯四年(1631年),父老乡亲为感念邢祚昌对家乡建设所作的杰出贡献,联名把他多项惠政上奏朝廷,明朝皇帝特恩准为他修建“进士坊”。

  说起邢祚昌对家乡和家族的贡献,邢氏后人邢越深有感慨,他曾四处寻访与邢祚昌有关的地方及其后代。

  据了解,邢祚昌为官时期,虽身在内地,但心系琼岛族亲,出资为家乡修桥、铺路,例如下路桥(也叫“下官桥”)、下滩桥、潭牛桥,《文昌县志》和《邢氏族谱》中都有相关记载。其中,其中下路桥和下滩桥的遗址尚在。

  不仅热心公益、为家乡办实事,邢祚昌十分重视教育。文昌市博物馆馆长黄志健告诉记者,邢祚昌为官返乡探亲期间,曾在文昌孔庙内的蔚文书院讲学。明代万历年间,琼北大地震,文昌受灾最严重,学宫房屋等多半倒塌,学童无处读书,邢祚昌便号召乡贤修复学宫,新学宫修复完工之时,他还应文昌当地父母官之约,写下《重修学宫记》文章一篇。

  此外,他还关心族亲发展,倡首重修《邢氏族谱》并写序。

  为好友题写“报德祠”

  在参观邢祚昌纪念馆时,一张书写着“报德祠”的鲜红牌匾图片吸引了海南日报记者的注意。经仔细询问得知,那是邢祚昌的亲手笔迹,见证着海南邢氏和广东增城赖氏之间的友谊。

  那是明代末期,时任两广参政的邢祚昌,于崇祯庚午(1630年)回乡,视察府学时,认识了当时正在琼州府学当训导的广东才子赖三畏,成为莫逆之交。

  赖三畏是增城腊布村人,先祖赖麒卿在元末明初时,大力支持明朝并协助稳定地方局势,被特赐予“报德”牌匾,追念其功德。之后,赖氏族人建报德祠以祭奉之。明末,恰逢报德祠重修,赖三畏便邀请好友邢祚昌为其题写“报德祠”牌匾,赖氏将之高悬于报德祠正堂大门口上。

  如今,300多年过去了,旧人早已不在,但邢祚昌亲笔题写的“报德祠”牌匾仍高高地悬挂于赖氏家族报德祠的门上。

  2009年8月、2010年3月、2011年9月,邢越等邢氏后人先后寻访至广东增城,与赖氏后人在“报德祠”牌匾下握手,一见如故。受邢氏邀请,赖氏后人也先后两次回访邢祚昌故里仕陶村,邢、赖两家再次建立起珍贵的友谊。

  “能与担任琼州府学训导的赖三畏成为莫逆之交,并为其家族题写牌匾,也可见邢祚昌崇德重教的品性。”邢越说。

分享: